昱順站讀

火熱小說 特種兵之戀 飛天雪羽-第六十七章 紫心胖姑巧遇唐糖相伴

Deborah Richard

特種兵之戀
小說推薦特種兵之戀特种兵之恋
话说包间外黄蝶正和少校军官横眉冷对地杠着,黑蝶在慢条斯理地吃着宫保鸡丁,凌紫心姑娘神情淡定地在轻抿着椰奶玩着手机,我冷冷看着吵吵嚷嚷的人群,但是两眼余光一刻不停地在观察着我的第一个征兵对象——凌紫心姑娘……
突然,哗啦呯嗙一阵响,原来是黄蝶在甩脱那尖嗓门儿中年妇女的推扯时,没注意扫落了空餐桌上的一套清洁磁餐具……这下大堂经理不干了,她立马叫来五六个保安,呼啦一下把黄蝶给围了起来,别看大堂经理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女子,长得也不算高大,但她的嗓门儿确实不小:“你敢砸碗?你小子怎么也不睁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竟敢来这里撒野?告诉你听好喽!咱这饭店可是由行政执法大队罩着的!怎么样?小子怕了吧?那还不赶紧赔钱滚蛋——?!”
黄蝶那吃这一套?稍一使劲儿,两胳膊一振,抓着他的五名保安被震退五米开外,就在大伙儿被黄蝶这气势吓愣神儿退后五米的当口,谁也没料到大堂经理那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小胖姑娘却大吼一声:“臭小子!竟敢动手?接招——!”
只见她越过人群,一个左直拳就向黄蝶门面打来,黄蝶嘿嘿冷笑一声,恰到好处地右偏头躲过这蛮有劲道的拳锋,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那小胖姑娘左拳未收,猛拧身腰,一记漂亮的右旋摆腿,正好迎上黄蝶闪向右侧的大脑袋……
“呯——!哗啦啦!”一阵破碎的脆响引发众人惊叫出声,是黄蝶的大脑袋被小胖姑娘踢碎了?定睛一看……非也,原来是在刚才千钧一发之际,一直在闷头吃宫保鸡丁的黑蝶,用鬼魅般的闪身动作,手持半满的啤酒瓶,迎上了小胖姑恶狠狠地飞腿,硬生生赔上了一只啤酒瓶——!
好嘛!还真看不出这小胖姑还是个练家子,坐在原地未动的我,心倒是动了一下:这丫头有点意思,居然会这一招?不错!我手头还有一百个特招机动名额,她倒是有点意思!
黄蝶这下不干了,由于轻敌,差点没在小姑娘面前栽了。他挺身就想上前再战,黑蝶用身体遮住了他,然后微笑着注视着一脸不解的小胖姑,缓缓问道:“姑娘,你几个意思?还想试试?我知道你这是谭家神腿绝技之一,不过功夫火候才只有三成,要不,咱俩再来对一脚?”
话说这黑蝶,身高1.83米,体重79公斤,山东汉子,热血衷肠,擅长声东击西和避实就虚。使得一手好双枪,弹无虚发,直射眉心。平时喜欢爬树玩,三天两头给大家奉献鸟蛋啥的。他一般不出手,出手就是绝招,刚才他是不想让黄蝶惹事,又见那小胖姑还真有些功夫,所以才急中生智,飞身用酒瓶迎上那小胖姑一飞腿。
再说那个小胖姑,也是大为吃惊,要知道自从她四岁开始跟着爷爷学功夫,这谭腿绝招可是整整苦练了十六年呀!从没遇到过不被她踢趴下的对手!今儿这是遇见鬼了?这先后上来的两个大汉不仅没被她伤着丝毫,竟然还认出了她的谭腿神功,还说只有三成功力!
看来这来者不善呀!小胖姑深深吸了口气,重新提起了劲道,正准备飞腿再上,忽听门外传来警车的鸣叫声,紧接着呼啦啦冲进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领头的大声喝问:“干什么?干什么?谁报的警?打群架吗?出啥人命了?”
饭店里的众人都被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持枪荷弹这阵势吓得一声不吭,忽然在人群后响起一个十分清亮的嗓音:“我知道是谁报的警,就是他——!”
众人循声一看,竟然是一直稳坐在包间里的凌紫心姑娘!更使人意想不到的是,她指出的报警人居然是一直在大厅里静静地坐着的我——粉蝶!
这时凌紫心已抢在特警之前,闪身到了我的面前,她用背挡住众人的目光,对我轻喝道:“你,就是幕后主使者!别以为你一直在偷偷看着我我不知道!就是你干的!哼——!”
“我?我干什么了?”我一脸无辜地问道。
“哼……!别想耍赖!‘别惊扰人家,还想再看看后面的好戏呢……’这个话是你说的不?”凌紫心眼光咄咄逼人地追问我。
呵呵……没想到……这丫头还懂——唇语?!
我依然满脸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眉清目秀,但心智超凡的凌紫心姑娘,明白了刚才她在包间绝不是在玩弄着手机,而是在密切注视着我们,并悄悄拨打110报警!
想到这,我心里已经决定了——她,过关了!
在派出所里,我们很快解决了误会,这才知道,那个挺厉害的大堂经理小胖姑名叫肖二猫,是省武协老教练的孙女儿。不用多说了,这两位姑娘都接到了正式的特招通知书。
…… …… ……
下 堂
勇往直前 FAST BREAK
话说火蝶带刺蝶和蓝蝶2号这第二组人马在B省的招兵工作进展得很顺利,刚到两天就已经招到了十九名备选女新兵。第三天一大早,阳光明媚,他们不紧不慢地在B省B市长途汽车站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吃完早饭,信步走出餐馆来到马路边准备找公交车站,蓝蝶2号对火蝶刺蝶说:“我们今天是不是先去去市第一医院转转,然后再……不好!快救人——!”
突然蓝蝶2号大吼着冲向火蝶和刺蝶身后的马路……
宠魅
原来是一位老奶奶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准备过马路,忽然小女孩手中玩着的七彩小皮球滑落了下来,直向大马路中央滚去,小女孩猛地甩脱老奶奶的手,旁若无人地追向马路中央的小皮球。而此时真好有一辆庞大的渣土车正风驰电掣地飞速驶来,见此情况,老奶奶和马路对面的一位年轻姑娘都不约而同地尖叫着追向小女孩……
说时迟那时快,蓝蝶2号、火蝶和刺蝶闪电般冲出,配合默契地分别抱起小女孩、年轻姑娘和老奶奶,以精准到位的军事闪避动作,在庞大的渣土车呼啸而过的同时,救出了她们老青幼三个女性——!
顿时,大马路两边的人群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赞扬声。老奶奶激动地就要下跪感谢,火蝶急忙扶起她,轻轻说道:“奶奶,您老别这样,这是我们军人应该做的!”
听到这话,在一旁正在整理衣服的那位也想救人、却被火蝶救了的年轻姑娘惊奇地扑闪着本来就很大的眼睛问道:“你们是解放军?”
火蝶这才想起他们三人都穿着便服呢,便从上衣口袋中掏出军官证递给姑娘看,并说道:“姑娘,你刚才也很勇敢呀,舍身救人!”
姑娘微笑了一下,还真的仔细看了军官证,她忽然激动地打量着火蝶说道:“哇塞!原来你是……”


Copyright © 2022 昱順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