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順站讀

精华都市异能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笔趣-第一百二十章 玫瑰乳酪

Deborah Richard

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
小說推薦棄女狂妃:偏執妖王纏上癮弃女狂妃:偏执妖王缠上瘾
天空恬静的仿佛一面明镜,映照出整片大地,阳光穿过树叶的缝隙落在院子中,微风乍起,搅起满院碎金。
向岚清一袭浅紫衣裙,峨眉淡扫,脂粉薄施,光洁细腻的脸庞上,一双眼睛澄澈清亮。
雪玉趴在床上舔着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见阳光正好,又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走吧。”
向岚清声音一落,雪玉墨绿色的瞳孔瞬间凝成一颗玉珠,他跳上向岚清的肩头,与她并肩同行。
风间堂。
比起刚刚的炯炯有神,现在的雪玉露出了一副死了半截的阴沉模样,赖在门口不肯进去。
“你也没说是来这里啊!”
雪玉埋怨道。
向岚清拽住他的尾巴,“前去瘴雾森林,肯定要先跟二皇子报告一声啊!”
“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殷勤,”雪玉翻了个白眼,“你自己进去,我不去!”
“你就不怕我自己进去被生吞活剥了?”雪玉想逃,向岚清一下子将他拦腰抱起,“跟我进去!”
雪玉挣扎,一身白毛满天飞,“里面有怪物,我才不进去呢!”
“怪物,说的是我吗?”化作人形的千羽摇晃着她胖嘟嘟的身体,打开了风间堂的大门,“向大小姐,我家主人让您里边请。”
雪玉一见千羽就炸毛,尾巴上的银刺隐隐发亮。
但千羽好似根本没看到一样,没有丝毫迎战的想法,倒像是把雪玉当成空气。
向岚清对她微微一笑,迈步走进风间堂。
雪玉的视线一直落在千羽身上,只见千羽猛地掷出一根黑色的羽毛,擦着雪玉的胡须呼啸而过,扎进院子里的树干上。
“再盯着我看,就戳你眼珠子!”千羽不客气地说道。
雪玉咽了一口口水,把头扭向了一旁。
风间堂中,慕凰承正盘坐在内堂中沏茶,他一袭冰蓝色直襟长袍,腰间的月白祥云纹腰带并没有系紧,挂在上面的墨色玉佩随意地垂落着。
他鲜少穿这么浅的颜色的衣衫,让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明朗了几分。
“参见二皇子,”向岚清微微躬身,眼角余光看到慕凰承手中竟把玩着一根鹿角,她收回目光,“今日我要去瘴雾森林制服风狸兽,二皇子可还有其他的吩咐?”
慕凰承抬眼看向向岚清,“陪我用早膳吧。”
向岚清迟疑了一会,拒绝道:“我怎敢与二皇子一同用膳。”
“世人都说皇族只手遮天,到头来却连个陪着吃饭的人都没有,当真是没意思。”
慕凰承说着,千羽端着食盘走近,他瞥了一眼盘中餐,努努嘴。
“若二皇子没有别的吩咐,那我就……”
向岚清话还没说完就被慕凰承打断。
“这是我母亲曾经最爱吃的玫瑰乳酪,你尝尝。”
说着伸手递给向岚清。
向岚清不知该不该接,慕凰承的手又抖了抖,她无奈接过。
“多谢二皇子。”她轻咬了一口,一股奶香味,却不甜腻。
“好吃吗?”
慕凰承看着向岚清,眼神里竟有些期待。
“皇后娘娘的口味自然是极好。”向岚清应道。
慕凰承眼睛中的光亮消失,只剩下一抹忧郁。
“这是我生母爱吃的,她喜欢各种甜食。”
他甚少在旁人面前提起生母,以至于很多人都默认了他就是幽皇后的儿子。
向岚清今日才知原来冷酷如慕凰承,也会在心中默默思念母亲。
“二皇子的母亲若是知道自己被儿子如此记挂,一定会很开心。”
她的语气不禁柔软了些。
“只可惜宫中不允许种玫瑰,这样好的玫瑰乳酪,却不能时常吃到。”
慕凰承的脸语气中带着失落。
向岚清一怔,宫中明明有最好的花匠,为何却不允许种玫瑰呢?
再看慕凰承的眼神,盯着玫瑰乳酪思绪万千,完全不像他平时的样子。
“二皇子请慢慢用膳,我先退下了。”
向岚清见他没有别的要求,自觉此地不宜久留,便离开了。
千羽将手轻轻搭在慕凰承肩头。
“主人,您快些将玫瑰乳酪吃掉吧,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最強 系統
慕凰承却不紧不慢地品味着,“本皇子难道连思念生母的权利都没有吗?”
千羽叹了口气,“那我去把剩下的玫瑰花瓣销毁。”
慕凰承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口一口地品尝着来自母亲的回忆。
……
瘴雾森林。
蜜月
向岚清站在森林外,看着面前雾气缭绕的林海,一时间有些恍惚。
上次她无知无觉地来到此地险些丧命,如今她已然是世家之首的家主,还拥有三件最高等级灵器,身边也有了重要的伙伴。
回首这一切,还像是做梦一样。
而向岚清也不知道,那个改变了她命运的男子,究竟还在不在这片森林中。
左岸深刻,右岸清歌
“笨东西,你再不进去,我就自己去不管你了。”
雪玉抖抖尾巴,不耐烦道。
向岚清摸摸他的头,还好身边多了这个小家伙,不然这偌大的林子,她只身前往该多寂寞。
一人一猫缓缓踏进森林中,身影瞬间消失在雾里。
这里还像之前一样寂寥、阴沉,边缘地带还能看到几个在此探寻灵兽痕迹的修炼者,他们多是附近的百姓,为了生计不得不来此制兽。
但他们也只能待几个时辰,运气好些能抓到几只灵力低下的小兽,运气不好则会毒气侵体,甚至丧命。
越往林子深处走越没了人烟,只剩下不知名的鸟兽的哀号和飒飒而过的风声。
“你还记得我们来时的路吗?”向岚清问道。
这里的树木长得都很相似,再加上漫天的雾气,不管走多远都仿佛没有动弹过一样。
“当然!我又不是你!”雪玉嘚瑟地扬起头。
也对,上次她也是跟着雪玉才走出的这片森林。
雪玉作为灵猫,有着优秀的听觉和嗅觉,骨子中与生俱来的狩猎基因让他对周围环境异常敏感。
“嗷呜!”
他警觉地叫了一声。
“有什么东西吗?”向岚清四下查看,却没有发现异常。
但她知道雪玉从不轻易猫叫,只有遇到危险或是发出警告时,才会变得像猫一样。
雪玉的尾巴朝着西边晃了晃,向岚清跟随他的指引走去。
没多久,透过密密的树林,一只体型巨大,拥有尖嘴的苍白蚁兽正在啃食树木的巨根。
苍白蚁兽听到声响,抬起它比腿还长的脸,尖嘴中缓缓伸出一根尖锐的獠牙!
“雪玉,看来制服风狸兽之前,我们要先打一架了!”
向岚清对上苍白蚁兽精锐的眼神,并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反而燃起战意。
发间的无色钗被拔下,在向岚清手中闪过一抹飒然的冷光!
“它长得丑,先杀它!”
雪玉竖起尾巴,隐于毛发间的银刺泛起冷冽的光芒!


Copyright © 2022 昱順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