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順站讀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第73章 躺平?不準躺平!(4)分享

Deborah Richard

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
小說推薦浩淼大陸之萬年太歲王浩淼大陆之万年太岁王
“这死丫头,叫她躲我身上,她倒好,换个头脸就出来了,这下要纠缠不休了。”高小毛心道,随即不满的说道:“这里渺无人迹,你该不会是妖精吧?”
“瞎说什么吗?人家是这里的考生哦!”
“看你穿着,莫非是水城水蝶门的人?”葛二蛋道。
“是啊是啊。”
“你们水蝶门也在这条线路上吗?就你一个人吗?其他人呢?”
“啊这……跟她们走散了……我……看到你们来,跟着过来的,结果在岛上迷路了,后来就遇到妖兽了。哎,我们赶紧走吧,这岛上林子里好多妖精怪兽,太可怕了。”
“怕什么?我们就是来打妖精怪兽的。这才打了一只,我们要多打几只。”高小毛没好气的说道。
“我觉得高小毛说的对,我看这林中最高的那棵树上,古里古怪,不如我们去看看?”
“什么吗,那棵树那么高,你们怎么上去?飞上去吗?别以为你有个破蛇就不得了了,你敢放出来?就怕你放出来,收不回去,然后被那金丹期的破蛇给吃了!”
“我觉得你说的也很有道理,要不我们走吧,等我们以后会御剑飞行,或者能够驾驭这只飞行坐骑,再来也不迟啊。”
“对啊对啊,不要逞强吗。有的人呢,仗着自己有点小本事,天天打倒三个撞倒两个,最后呢,被人海扁了一顿,骨头都被打碎了,葛二蛋,你猜这个人怎么样了?”
“啊,你都知道我的名字了啊?”葛二蛋兴奋的道,“那他后来怎么样了?”
“躺平了!天天躺在床上看别人过上幸福的好日子。嗯,你觉得我说的对吗?”她用眉毛撩撩高小毛。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行了吧。我们赶紧走吧。”高小毛道。
“哎吆,不行了,我不行了。”
“你又怎么了?”
“我的脚刚才扭着了,这会走不了路了,所以……”
“我来背你!”葛二蛋道。
“你肚子不疼吗?”
“我肚子好得很啊,一点不疼啊,你看,”葛二蛋拍拍肚子道:“一点问题没有。”
“真的吗?喝了那么多水,还有肚子不疼的?这河里的水可不干净啊!”
“哎吖,我的肚子怎么突然疼了……”葛二蛋突然觉得肚子里咕噜咕噜,匆忙喊道,“快!高小毛,来个泥巴。”在炎金门的时候,只要他们头疼伤风拉肚子,高小毛就给他们一个泥巴嚼嚼就好了。
高小毛看着小姑娘得意的笑脸,摇摇头,从储戒中弹出一小块红色的泥巴递给葛二蛋。葛二蛋从储戒中取出小葫芦,里边装有清水,接了泥巴吞下,喝上几口水。
“葛二蛋,怎么样了?我背你走吧。”高小毛问道。
那小姑娘撅起小嘴,对着高小毛翻白眼。
“我没事,我还能走。你还是背她吧,我自己走。”
“快点嘛,一会天黑了,看不清走路。”小姑娘催促高小毛。
“上来吧?”
“我改主意了,你抱着我走。”
“啊?你不要得寸进尺啊!”
“万一有妖兽袭来,我在你背后,不是给你挡刀吗?所以,本姑娘决定了,让你抱着。”
“那要是前边来了妖兽,你还不是一样挡刀?”
“我不管,我就要你抱着。”
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 叶轻轻
“我背着你,让葛二蛋殿后,你还怕什么?”
“葛二蛋呢?他都快走到桥上了。”
高小毛看到葛二蛋已经快走到桥上了,喊道:“葛二蛋?你这家伙,忘恩负义啊!”
“高小毛,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高小毛一把抱起小姑娘,几步走到桥上,葛二蛋问:“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们,你叫什么呢?”
“我叫滕丽娟,今年十四岁。”
“我叫葛二蛋,今年十三岁,他叫高小毛,跟我一样大。”
“那你们两个以后都得管我叫姐姐了。”
“滕姐……”葛二蛋道。
“不好听。”
“君姐……”
“不好听。”
“丽姐。”
“不好听。”
“那叫什么?”
“多彩绳子颜色鲜,雨后弯弯挂蓝天,要问绳子有多长,这山搭到那山间。”
“这么长的名字?”
“你怎么这么笨?果然是嗝儿屁蛋。”
“你叫她彩虹姐。”高小毛道。
“彩虹姐。”葛二蛋道。
“你不叫吗?你也叫吗,你也要叫哦。”她用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高小毛。
高小毛低头一看,不由的楞了一下,这眼睛如秋水般迷人,饱含殷殷期待,心头不由得一阵躁动。
“彩虹姐。”
“乖弟弟,回头我给点擦脸的蜗牛霜,保管治好你的脸。”
“蜗牛霜吗?”
“对啊,我抓了好多大蜗牛,用他们的粘液,制作出来蜗牛霜,具有保湿、伤口愈合、肌肤再生的神奇功效呢。”
“彩虹姐,能不能给我几瓶啊?”
“你要这个干嘛?你脸又没有问题。”
“我拿去给我妈用啊,她亲自纺纱做衣给我穿,还喜欢种牡丹花,都被太阳晒黑了许多。”
“你妈会种牡丹花吗?”
“是啊,粉的、红的、蓝的、白的、紫的、青的、绿的,各色各样的牡丹花儿,她都会种。我们家的收入来源就靠我妈种花,在二河镇上非常好卖,特色品种,那些有钱人家都要提前订货,才能买到。”
“看在你妈会种牡丹花儿的份上,可以给你两瓶——这东西可贵啦。那你以后可得听我的话哦。”滕丽娟从储戒中弹出两只宽口水晶瓶,瓶口用锡纸盖住,瓶里有白色凝胶状物体。
葛二蛋接过蜗牛霜,放入储戒中,开口道:“谢谢彩虹姐,以后我就是你的小弟了。你让我向东,我不向西,你让我向西,我不向东。”
“哟!我说葛二蛋,两瓶蜗牛霜,你就把自己给卖了?你才认识她多久啊,就这么听话?你知道她是好人坏人啊,就这么轻易答应她?”高小毛道。
“彩虹姐,一看就是天大的好人,人美心更美。”
“她吃人的时候,你没看到,看到了,吓死你,还人美心更美呢!”高小毛道:“葛二蛋,看人呢,千万不要看外表哦,不然你迟早会吃大亏的。”
“彩虹姐怎么会吃人呢,你吓唬谁呢。一个人要是好人,那她的形象肯定很好,如果是坏人呢,贼眉鼠眼就是标配哦。”
“为什么这么说?”
“火城金皇金舞忌就是这种人!”
“你见过他吗?以前从没听你提起过。”
“他是我杀父仇人,杀了我全家老少千余口。我跟我娘逃到二河镇,隐姓埋名这么多年了。等我有能力了,我要手刃金舞忌,给我家族的人报仇。”
“死了这么多人……莫非你就是原唐室中人?”
“是的。我原是唐室九皇子,名叫唐镇山,为了躲避金舞忌的追杀,现在改名换姓叫葛二蛋,大名葛超。”
“那金舞忌确实不是什么好人,日后如有机会,我助你一臂之力。”
“高小毛,你真够哥们的。今日之事,还望你不要告诉别人。彩虹姐,你也不要说啊。”
“呼噜呼噜……”彩虹姐在高小毛温暖的怀里,睡着了。这么多年,在那暗黑森林般的小岛上,终于等来了自己心爱的人。
“呼噜打的跟我们男人一样……”葛二蛋笑道。
“哈哈!”高小毛笑道。这是他从天界掉落下界以来,从没有过的舒心。
三轮金阳已到西边,夕阳照耀着湖水,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倒映着的身影,渐渐走远,直到消失在树林中。
湖水中那座浮桥的尽头,小岛消失不见了。


Copyright © 2022 昱順站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