昱順站讀

妙趣橫生小說 《浩劫餘生》-第九百一十章 巨大懸殊,沙丘上的血戰閲讀

Deborah Richard

浩劫餘生
小說推薦浩劫餘生浩劫余生
宁哲等人奉命支援的车队,驻地在一个沙丘下面的开阔地里,周围是一圈一圈的环形沙丘,而宁哲他们的车队为了便于行进,所以选择的是最低的地方。
他们之前在遭遇巨蜥袭击的时候,那些怪物肚子里面的出现的特殊食物,让宁哲不得不做出防备。
他相信吕勐不会骗他,但并不相信其他的人。
修夢 小說
为了防止落入圈套,宁哲下令让大部分的士兵下车,驻守在了远处的沙丘后侧,只派出了一个排进行现场勘查。
宁哲的作战命令下达之后,现场的士兵纷纷子弹上膛,做好了战斗准备。
几秒种后,远处的沙丘上传出灯光,很快便有第一台卡车退上了沙丘,接着便是第二台、第三台。
胡逸涵看了一眼远处的情况,低声问道:“情况有点怪,车队在进去的时候没有遭遇攻击,现在即将撤离,里面仍旧没有动静,会不会是咱们太过紧张了?”
“不会。”宁哲目光扫动看着远处的沙丘:“连一名新兵都能看出来现场有问题,那这里百分之百有鬼。”
“咻——”
就在宁哲说话的时候,一枚火箭.弹拖着尾焰,速度极快的向着远处的军车袭去。
“轰!!”
火箭.弹精准命中目标,火焰在黑夜里亮起,极度刺眼。
车队里满载士兵的卡车内,陶力听见后面的爆炸声,顺着车厢望去,看着后面升腾的火光,瞬间拿起了枪。
領地
“哒哒哒!”
“突突突!”
枪声乍起,子弹在空中带着流萤,开始向沙丘上的车队进行扫射。
揍他
没有经验的新兵,是很难通过枪声判断对手的方位与距离的,子弹雨点般袭来,在卡车的篷布上留下了许多窟窿,一些没来得及反应的士兵很快被流弹击倒。
無敵升級王
“全部卧倒!”陶力按着一个新兵趴下,嘶吼道:“大家别乱,所有人拿枪,准备反击!”
“兹拉!”
就在这时,陶力身边的对讲机传出一阵电流声,宁哲的声音也随即响了起来:“陶力,听到回答!”
陶力抓住救命稻草,拿起对讲机吼道:“长官,我们被伏击了!”
宁哲只说了三个字:“别开枪!”
“哗啦!”
这时候,一名新兵趴在车厢里,看着远处山丘上有枪火闪动,拉动枪栓准备反击。
“别动!”陶力扑上去按住了新兵:“不许开火!”
士兵难以置信的看向了陶力:“不开火,难道咱们要等死吗?”
陶力并不能理解宁哲的行为,但仍旧伸手关闭了士兵的枪械保险:“这是命令!”
外面的枪声并没有持续太久,大约十五秒后,便平静了下来。
对面沙丘的高点处,一名戴着头巾,只漏出两个眼睛的汉子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下车队的情况,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事情有点怪,对面的人没有进行反击!”
另外一人快速问道:“会不会是空车?”
“像!”汉子点头:“不过问题不大,上面递了消息,说他们这个车队,总共就来了一百多人,估计路上还会折损一些!没了车队,他们回不去卸甲岭!”
一边的男子拿起了对讲机:“老三,你带一队人上前查看一下!”
男子语罢,侧面的沙丘上,几道经过伪装的身影钻出沙土,向着车队方向摸了过去。
……
另外一处沙丘上,宁哲看向了蔺大勇的方向:“机枪位找到了吗?”
蔺大勇点头:“锁定了!”
宁哲拿起了对讲机:“陶力,只要有人进入你们五十米内,就给我开枪反击!然后让车队迅速撤离!”
“明白!”军车内的陶力答应一声,随后吞咽口水,举枪指向了外面:“兄弟们,子弹上膛,打开保险!在没有听到我的枪声之前,所有人不许开火!”
袭击者那边的老三带领数人离开沙丘之后,就向着车队方向摸了过去,很快赶到了一台停下车的车边,这台车的驾驶舱被子弹打了好几个大窟窿,里面的司机已经中弹身亡,另外一人掀开篷布向后车厢看了一眼,扭头道:“空车!”
老三挥了挥手:“全部检查一下,速度快!”
“哒哒哒……!”
众人刚一迈步,后面的一台卡车内枪声大作,子弹射向放松警惕的老三等人,枪火连续闪动。
“嗡嗡!”
随着士兵们进行反击,几台军车纷纷加足马力,开始加速冲坡。
高点山丘上,带队的汉子看见这一幕,咬牙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群人在装死!给我狠狠地打!”
在日本当老师的日子
“突突突!”
“哒哒哒!”
各种型号的枪械再度嘶吼。
另外一处山坡上,宁哲看着远处黑暗中炸开的枪火,对着蔺大勇的方向吼道:“开炮!”
“嗵嗵嗵!”
架设在沙地上的小口径迫击炮响起,炮弹落点精准的砸在了袭击者的机枪位那边,火光和烟尘同时迸开,原本大发神威的机枪瞬间没了动静。
一名袭击者的头目看见机枪位被端掉,向着头巾汉子吼道:“咱们上当了!他们的防线在后面!”
“他们只有一百多人!翻不出什么浪花!既然设了防线,那就吃掉他们!”汉子磨了磨牙:“让队伍包抄上去!”
命令下达,两侧的山脊上人影闪动,开始向着宁哲他们所在的沙丘发动了冲锋。
张放躲在沙丘后侧,看着远处山坡上向这边涌动的身影,直接扣动了扳机:“来了!给我打!”
一瞬间,枪声在沙漠中开始激荡。
独立营的第二批新兵都是老兵带出来的,素质要比当初的第一批新兵强了许多,在战斗初期的时候,还打的有模有样,虽然缺乏灵活机动性,但最起码把训练的东西都用在了战场上。
可惜的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训练时的模拟和小规模的演习,跟战场上是不一样的。
演习当中有人“中弹”,只是倒在地上,但是在战场上,队友中枪是会血液喷溅的,空气中的血腥味和队友飞溅的残肢,以及撕心裂肺的哀嚎,都会让人精神崩溃。
独立营的防线坚持了不到三分钟,就开始溃败,已经有新兵抱着枪缩头在沙丘后面大吼大叫。
宁哲躲在沙丘后侧,精准击毙了一名百米外的袭击者,随后拿起对讲机喊道:“防线后撤!交替掩护!”
“突突突!”
后方五十米外,原本沉寂的沙丘上忽然响起了机枪的咆哮声。


Copyright © 2022 昱順站讀